千年前的光與闇對決,魔族之首的潰滅,導致魔族之間崩裂,他們血只服從自己所認可,比自己強悍之人。
  
  內部一亂,人類藉此將魔族趕回地底,重拾領土,恢復和平的人們,為了紀念那名偉大的勇者,便將曆年用勇者之名為號。但人類從不會滿足於和平之中……。


  德烈斯一世因為不滿貴族的暴政,率領人民起兵反抗,起初本是想得到與貴族平等對談空間,卻沒想到,人民的擁護,使他當上了城主接下來實行的政策,更使國家富裕起來。
  
  德烈斯二世的繼承,擴張軍備,加強武裝,先是追謚自己父親為德烈斯皇帝一世,再將城名,改為德烈斯帝國,同時曆年也以德烈斯帝國為號,從一世開始計算,征服領土,至此世界領土十之八九盡歸德烈斯帝國所有。
  
  晚期其他各國的懼怕,約定聯合出兵,奇襲德列斯帝國本土,此時一名騎士團第二分部隊長,他率領五十人小隊,奇襲敵方本營,並將敵方首領,人頭割下,懸掛於城門上,但其他士兵盡皆陣亡,只剩滿身浴血的隊長……。
  
  他被譽為德烈斯帝國的「守護者」,此戰役後,他也被封為騎士團團長「洛克貝爾」。

  當然以上這些,也只不過是歷史單方面的記載……。



 
 兩旁圍觀的群眾,一名駕著黑色駿馬,身穿蔚藍鎧甲朝著本城前進,他臉上始終帶著溫和的笑容,讓人民沒有因其地位而產生距離感,後面一整排跟著都是騎士團的士兵,他們以能當他部下為傲,而「他」!那個在馬上英俊的騎士,正是「洛克貝爾」。

  寧靜的殿上,德烈斯三世坐著只屬於他們家族才能坐的位置上,等待著洛克貝爾的到來,左旁同樣的位置上則坐著這個國家的一國之母「克莉絲」。

  「騎士團團長洛克貝爾到……。」傳報兵呼聲已經從外面傳到殿內。

  德烈斯三世的臉上,突然的,像是戴上一層薄薄的面具般,以一種高深莫測的神情,等待著洛克貝爾。

  此時身穿蔚藍鎧甲的騎士,慢慢的走進殿內,在德烈斯三世他們前面的小階梯前,以單腳跪方式行禮:「洛克貝爾參見殿下,不知殿下召洛克貝爾前來有何事情交待?」

  德烈斯三世嘴角微笑,以一種非常悠閒態度說:「沒什麼重大的事,只是聽說團長近日內搜捕到一名魔族戰士,不知是否有此事?」

  「確有此事,目前正由洛克貝爾的下屬,持續追捕中。」洛克貝爾沒有抬起頭,依然保持行禮姿勢說。

  「團長起身吧……。」克莉絲突然的說。

  洛克貝爾依然保持著行禮的姿勢……。

  「是本皇疏忽了,團長起身吧……。」德烈斯三世說完這句話,突然的更加注意洛克貝爾的舉動。

  只見洛克貝爾只是站了起來,但依然頭往下,仍不願直視德烈斯。

  「團長你太多禮了,本皇只是慰勞你,辛苦你這幾年為帝國為人民的付出,只是想知道你是否有受傷,竟然沒有,那你就退下吧。」

  「遵命,多謝殿下關心,屬下這就告退。」說完洛克貝爾以鞠躬的姿態向後退了幾步後,才轉身朝著殿外大步走去。

  「帝國有洛克貝爾如此的利牙,可真是本國之幸,你說是嗎?德烈斯。」克莉絲看著德烈斯三世說。

  只見德烈斯三世眉頭緊皺,像是在思考什麼,聽見克莉絲的話,好一會兒才回答:「妳確定洛克貝爾這利牙,只會對著外面?」

  克莉絲眼睛掙大看著德烈斯三世。

  「如今德烈斯帝國的人民,只知有洛克貝爾而忘了自己到底是哪個帝國統治,還記得我爺爺嗎?他是怎麼造反的……?」

  「可……是,洛克貝……爾,他剛剛那麼敬重……您……。」克莉絲緊張的說。

  德烈斯三世站了起來,走過去克莉絲身旁,輕輕握住他的手:「我親愛的皇后,可別忘了我這位置怎麼來的……?」德烈斯三世沒在繼續說,因為怎麼來的,他們自己太 過清楚。

  殺兄……弒弟,他們當初若有一人想到,我怎麼敬重兄弟關係的人,竟會如此的無情,恐怕這位置,我也坐不了……。

  「對不起,克莉絲。」德烈斯三世突然溫柔的說:「我很不願意要讓你捲入這樣鬥爭之中……。」

  克莉絲笑著搖了搖頭,露出了戴著右手食指的戒指,朝著那顆寶石一按,前面的地方,就立即彈出一根細針來。

  「這是我請宮廷的工匠師幫我設計的,美其名是用來保護自己,其實……。」

  德烈斯三世握緊她的手,小聲的說:「我知道了,不用再說了,放心吧,我絕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……。」


  另一方面,訓練場旁的一個小房子內,洛克貝爾用力的朝著對他跪下之人的臉頰踢去。

  「你這個廢物!」洛克貝爾吼著。

  那人站起來,左臉頰上瘀傷,嘴角旁的血跡;但他只是眼神閃過一絲殺氣,隨即收歛,趕緊跪了下來:「是屬下無能。」

  而那人正是前天帶隊前往森林搜索的隊長。

  洛克貝爾再度向那隊長踹下去,踩著他的胸口,跟他說:「你知不知道,你毀了我的計畫!」

  現在我的聲望在人民之中,已經奠定一定基礎,如再取得他的頭顱,尤其是那個傢伙,『魔族第一近衛軍軍長・奧廉』。

  到時我的聲望更將如日中天,就算德烈斯三世那幼兒不自動退位給我,到時隨便造個謠,利用人民逼他退位也無不可。

  但卻被這個傢伙,毀了我的全盤計畫……。

  洛克貝爾將踩住那隊長的腳移開,但又馬上狠狠朝著那隊長踢下去,那隊長在地上翻了幾滾後,又立即站了起來。

  「你說……你們是被謎樣的魔法洗了腦?」

  那隊長依然頭低下的說:「是……突然的光芒,使我們身體意識不聽自己控制的從那森林退了出去。」

  洛克貝爾靜止不語,像是在思考什麼事情,良久才開口:「我命令你,去向教皇說,本軍發現神秘的邪教異徒,企圖干擾我國體制,未免日後發生大危機……。」

  那隊長看著洛克貝爾,驚訝的神情,顫抖的說:「您……您是說……。」

  只見洛克貝爾冷冷的說:「傳令第一小隊跟第二小隊,後天早晨訓練場集合,隨本團長去『殲滅』異教徒!」

創作者介紹

風邊緣

襲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